涂聚文--信息智能化学习者,豆腐渣工程投诉者

最无争议的涨薪,最该补上的欠账

2015-6-19 14:45:15 人评论 次浏览 朗读

: nothing at of , which is

分类:教育文艺

http://opinion.china.com.cn/opinion_55_131455.html

http://guancha.gmw.cn/2015-06/10/content_15933714.htm

来源:光明网 2015-06-10
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《乡村教师支持计划(2015- 2020年)》,中国330万乡村教师的待遇有望大幅提高。山东的王京坛,在做了13年的乡村教师后被清退,此后他用了14年的时间四处讨说法,但至今未能如愿。
作者:吴龙贵

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《乡村教师支持计划(2015- 2020年)》,中国330万乡村教师的待遇有望大幅提高。《计划》明确提出,统一城乡教师职工编制标准,职称(职务)评聘向乡村学校倾斜,为提高乡村教师荣誉感,《计划》特别提出建立乡村教师荣誉制度,国家对在乡村学校从教30年以上的教师按照有关规定颁发荣誉证书。
山东的王京坛,在做了13年的乡村教师后被清退,此后他用了14年的时间四处讨说法,但至今未能如愿。上世纪90年代,九江市的李航帆曾做过几年代课老师,每月工资不足200元。但即便如此微薄的收入也被拖欠。15年后,李老师终于讨薪成功,拿到了960元的代课费……说起乡村教师的话题,总是很容易读到这样令人辛酸而悲怆的故事,而这样的故事,在每一个乡村教师的身上都不过程度地上演着。
事实上,我们很难定义“乡村教师”这个群体。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为解决农村教育问题,各级政府采取补救措施,大量招收乡村教师。他们根植乡间,教书育人,让无数农村孩子有了读书改变命运的机会,毫无疑问,他们是光荣的人民教师。然而他们所获得的回报,却与“教师”这个神圣的职业完全无法匹配,低到无法保障基本生活的收入,极其狭窄的上升空间,身份模糊带来的职业荣誉感的流失……这一切,只因为他们身上贴着“民办”、“代课”的标签。
如果说在特定年代里,由于财政资金有限,他们的劳动与付出属于半劳务半志愿性质,那么在经济已经长足发展、地方财政资金日益丰沛以后,理应给予他们的无私奉献以回报。但事实上,他们中的很多人最终等来的是被清退的结局。一代人的青春被一笔抹杀,据说是为了提高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。然而讽刺的是,乡村教师并未退出历史舞台,正如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许涛所说,目前部分地区仍存在有编不补、长期聘用教师的情况。
事实证明,尽管教育后备力量充足,但乡村教师仍具有不可或缺性。一方面,我国地域辽阔,基层教育资源仍然缺乏,另一方面,偏远地区的乡村学校,物质条件艰苦、收入低微,也很难吸引外来人才。但至始至终,乡村教师都是“廉价劳动力”的代名词。从根本上说,乡村教师之所以长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关注,实际上源于地方政府的责任缺位。所谓“有编不补、长期聘用”,说白了就是对乡村教师的利益掠夺。这份历史欠账,应该到了该及时补上的时候了。
根据《计划》安排,三个方面的改革即将提上日程。一是大幅提高乡村教师的待遇,二是统一城乡教师职工编制标准,三是建立乡村教师荣誉制度。其中,统一城乡教师职工编制标准无疑是重中之重,啃下这块“硬骨头”,其他两个问题自然迎刃而解。乡村教师无法保障自身的权益,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无法获得身份上的认可,就像是一个个游离体制外的“临时工”,没有归属感,也不能通过正当的渠道来表达诉求。
但要看到,从计划的提出,到愿望的实现,中间还隔着“有望”两个字。换言之,尽管大幅提高乡村教师待遇被普遍视为“最无争议的涨薪”,但仍然有很长的路要长。比如,资金来源如何?是由中央统一支付,还是地方根据自身情况来安排?如果是后者,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,特别是贫困地区,政策会不会注水打折?再比如,统一编制标准,会不会引发新一轮的清退,为了节省成本,让部分乡村教师下岗回家?政策的生命力在于执行,好事要办好,这些问题不能不加以慎重考虑。


“吏不廉平,则治道衰也。”吏治清廉,则同泰民安;吏治腐败,则国破家亡。披览史籍,纵观悠悠五千年文明史,正反两方面的实例,俯拾皆是。